雅轩书屋 > 仙侠小说 > 猫界游侠传 > 第349章 太皓离开陶唐山 第(1/2)分页

第349章 太皓离开陶唐山 第(1/2)分页

 推荐阅读:
    就在伯鼓与太皓聊得投机,笑声与话语交织成一片欢乐的气氛时,一名约莫五十岁左右的男子走了进来。www.fengshuang.me他的步伐稳健,神态从容,一进门便向伯鼓恭敬地行礼:“师父,我回来了。”

    伯鼓抬头一看,脸上露出了欣慰的笑容:“乌奇,你回来了。”他随即转身,向太皓介绍道,“太皓大侠,这位是我的弟子,乌奇。”

    乌奇闻言,立刻向太皓拱手行礼,他的声音中充满了敬意与惊讶:“太皓大侠?”他似乎在回忆着什么,随后继续说道,“难道是曾经在东南沿海抗倭的那位在江湖上声名显赫的太皓少侠?”

    伯鼓点了点头,肯定道:“正是。”他的脸上露出了自豪与欣赏的神色,仿佛在为自己的弟子介绍一位了不起的英雄。

    乌奇听后,脸上露出了激动与复杂的神情。他似乎有很多话要说,但在太皓面前,他似乎又有些局促不安。他急忙开口,声音中带着几分急切与诚恳:“太皓大侠,那年在九峰山上,并非我等不愿抗倭,而是……”

    然而,他的话还没说完,就被太皓打断了。太皓微笑着摆了摆手,说道:“乌奇大侠,不必多言,都是过去的事了。”他的声音中充满了宽容与理解,仿佛在告诉乌奇,他已经放下了过去的恩怨与误会。

    伯鼓见状,心中不禁感慨万分。他知道太皓是一个心胸宽广、恩怨分明的武者,他的这番话不仅让乌奇感激涕零,也让在场的其他人对他更加敬佩与尊重。

    乌奇一脸关切地望向伯鼓,声音中带着几分焦急:“师父,听说徒儿离开的这些日子,你受了伤,是被屠毒墨打伤的?”

    伯鼓轻轻点头,脸上闪过一丝苦涩:“没错,屠毒墨又来找为师比武了。”他的声音虽然平静,但其中蕴含的无奈与伤痛却难以掩饰。

    乌奇紧握双拳,眼中闪过怒火:“听说这次他用了阴招,师父躲闪不及才受得伤。师父,你现在怎么样了?”他的语气中充满了对师父的担忧与敬爱。

    伯鼓挥了挥手,示意自己已无大碍:“为师已经没有什么大碍了。”然而,他的脸色仍然苍白,显然伤势并未完全痊愈。

    就在这时,伯鼓突然话锋一转,神情变得严肃起来:“乌奇,为师让你去找的那对母子,你可曾找到?”

    乌奇一愣,随即回答道:“回师父,经过我的寻访,发现他们在曲川城。”他的声音中透露出一丝迟疑,显然对于这对母子的身份感到困惑。

    伯鼓眼中闪过一丝期待:“消息准确吗?”

    乌奇点了点头,肯定道:“我也专门去了一趟,那位老妇年纪也已经将近七十岁了,她的儿子也有四十岁了,跟您说的一样。”

    伯鼓闻言,脸上露出了欣慰的笑容:“没错,就是他了。”他的声音中带着几分激动与期待。

    乌奇见状,心中更加好奇:“师父,他们到底是谁?”他忍不住问出了心中的疑惑。

    就在这时,太皓插嘴道:“伯鼓大侠,乌奇兄说的难道是您以前爱过的那个女子?”他的声音中带着几分猜测与惊讶。

    伯鼓闻言,眼中闪过一丝复杂的情绪。他沉默了片刻,似乎在回忆着那段尘封已久的往事。然后,他缓缓开口,声音中带着几分沧桑与感慨:“没错,就是她。”

    乌奇听后,心中震惊不已。他从未想过,师父心中竟然还藏着这样一段深情厚意的往事。而太皓则是眼中闪烁着理解与同情的光芒,仿佛已经猜到了这段往事背后的曲折与艰辛。

    乌奇站起身来,双手合十,脸上带着决然的表情:“师父,既然他们已经找到,要不要徒儿去把他们接到陶唐山来,与您团聚?”

    伯鼓微微一愣,眼中闪过一丝复杂的情绪。他沉默了片刻,似乎在思考着这个提议的可行性。然后,他缓缓开口,声音中带着几分关切与温柔:“他们现在过得如何?”

    乌奇回答道:“徒儿多方打听,发现他们现在过得很好。那个伯贤现在是一名拳师,在曲川城里教授一些孩子打拳。那个老妇……哦,徒儿是不是要叫她师娘?”他的话语中带着几分犹豫,显然对于称呼有些拿不定主意。

    伯鼓微微一笑,眼中闪过一丝柔情:“你叫她什么都行,她现在过得如何?”

    乌奇继续回答道:“她现在也挺好的,在家中养了很多蚕,生活得很充实。”

    伯鼓点了点头,似乎对于他们的生活状态感到满意。他继续问道:“伯贤有没有成亲?”

    乌奇回答道:“听他的邻居说,伯贤不仅已经成亲了,而且还有两个女儿,长女二十岁,次女也已经年方二八。”他的声音中带着几分羡慕与祝福。www.xinghua.me

    伯鼓闻言,脸上露出了欣慰的笑容:“好啊,好啊,他们能过得好,我就放心了。”他的声音中带着几分感慨与宽慰。

    乌奇见状,心中不禁感到一阵温暖。他知道师父一直都很挂念这对母子,现在听到他们过得幸福安康,师父也终于可以放下心中的担忧了。然而,他仍然忍不住继续问道:“那师父,我们是不是要把他们接来呢?让他们也感受一下陶唐山的温暖和师门的情谊。”

    伯鼓摇了摇头,眼中闪过一丝坚定与无奈:“不用了,就算我们去接,他们也不会来的。”

    太皓目光闪烁着好奇与探究,轻声问道:“伯鼓大侠,那个伯贤,莫非是您的儿子?”

    伯鼓微微一愣,随即点了点头,声音中带着几分苦涩与无奈:“没错,伯贤正是我那失散多年的儿子。”他的目光瞬间变得深邃而遥远,仿佛穿越了时空的障碍,回到了那个久远的过去。

    “他在陶唐山长到一岁时,就被他母亲抱走了。”伯鼓的话语中带着几分沉痛与悔恨,“那时候,我因为一些事情,无法顾及他们母子,只能眼睁睁地看着他们离去。”

    太皓没有再追问下去,因为他已经猜到了其中的一些恩怨纠葛。他知道,每个猫族百姓的心中都有一些难以言说的秘密和伤痛,而伯鼓显然也不例外。他选择了沉默,用沉默来表达对伯鼓的理解和尊重。

    在这一刻,太皓深深地感受到了伯鼓内心的痛苦与挣扎。他也想起了自己曾经的遭遇和经历,心中不禁涌起一股共鸣之情。他明白,有时候,命运会让我们失去一些珍贵的东西,而这些东西,往往是我们最难以割舍的。

    他轻轻拍了拍伯鼓的肩膀,用一种近乎于无声的声音说道:“伯鼓大侠,过去的事情就让它过去吧。现在,您还有机会弥补您的遗憾,去关心和爱护那些还在您身边的徒弟、徒孙们。”

    三日之后,晨曦初照,太皓的身影悄然出现在陶唐山的山脚下。他骑着自己那匹历经风霜的骏马,踏上了离开这片山水的旅途。这匹马,是他从繁华喧嚣的千风城一路骑行至寂静神秘的娘娘滩的忠实伙伴,也是他在江湖中历经风雨、共度患难的见证者。

    太皓轻轻抚摸着马儿的鬃毛,眼中闪烁着柔和而坚定的光芒。这匹马,不仅承载着他的行囊和武器,更承载着他的信念和决心。他跨上马背,深吸一口气,感受着清晨的微风拂过面颊,带着几分清新的草木香气。

    他回首望去,陶唐山的轮廓在朝阳的映照下显得格外庄重而神秘。山上的弟子们或忙碌或悠闲,生活如诗如画。

    他轻轻夹了一下马腹,骏马顿时迈开了矫健的步伐。太皓的身影逐渐消失在蜿蜒曲折的山路上,只留下那匹忠诚的骏马和陶唐山上的弟子们,默默地目送着他的离去。

    在江湖的广阔天地中,太皓将继续追寻自己的信念和使命。他的心中充满了对未来的期待和对挑战的渴望。而这匹骏马,也将陪伴着他踏上新的征程,共同书写属于他们的传奇故事。

    太皓此行的目的地早已锁定,那便是追寻恶名昭彰的屠毒墨。他心志坚定,眼中闪烁着决然的光芒,仿佛无论前方是荆棘密布还是万丈深渊,都无法阻挡他前进的步伐。

    他扬起马鞭,轻轻抽打在骏马的背上,那匹通灵的马儿仿佛感受到了主人的决心,昂首长嘶一声,四蹄翻飞,如同闪电般朝着沂川城的方向疾驰而去。

    太皓端坐在马背上,身姿挺拔如松,衣袂飘飘,宛如一位仗剑天涯的侠客。他眼中的光芒愈发炽烈,那是对正义的执着,对邪恶的蔑视,也是对未知的挑战。

    沂川城,这座位于陶唐山西面的城市,距离陶唐山不过三百里之遥。快马加鞭,一日之间,便可抵达。当太皓策马奔腾在通往沂川城的道路上时,他的心情格外急切,仿佛每一次马蹄的跃动都在向屠毒墨的巢穴逼近。

    沂川城外的沂蒙山,巍峨耸立,雄伟壮观。远远望去,层峦叠嶂的山峰仿佛利剑直指苍穹,又像是隐士闭关修炼的神秘之地。山间古木参天,郁郁葱葱,翠竹摇曳生姿,仿佛在向世人展示着大自然的生机勃勃。

    当太皓的视线穿越层层云雾,落在沂蒙山的深处时,他的眼中闪过一丝惊讶。那里,异兽出没,或矫健或威猛,它们在山间自由自在地穿梭,为这片神秘的土地增添了几分奇幻色彩。太皓知道,这片土地隐藏着许多不为人知的秘密,而屠毒墨,正是其中之一。

    他深吸一口气,感受着山间的清新空气和异兽的野性气息。他知道,这次沂川之行,将会是一次充满挑战和未知的冒险。但无论如何,他都将坚定前行,为了江湖的正义与和平,为了与屠毒墨彻底做个了断。就在伯鼓与太皓聊得投机,笑声与话语交织成一片欢乐的气氛时,一名约莫五十岁左右的男子走了进来。他的步伐稳健,神态从容,一进门便向伯鼓恭敬地行礼:“师父,我回来了。”

    伯鼓抬头一看,脸上露出了欣慰的笑容:“乌奇,你回来了。”他随即转身,向太皓介绍道,“太皓大侠,这位是我的弟子,乌奇。”

    乌奇闻言,立刻向太皓拱手行礼,他的声音中充满了敬意与惊讶:“太皓大侠?”他似乎在回忆着什么,随后继续说道,“难道是曾经在东南沿海抗倭的那位在江湖上声名显赫的太皓少侠?”

    伯鼓点了点头,肯定道:“正是。”他的脸上露出了自豪与欣赏的神色,仿佛在为自己的弟子介绍一位了不起的英雄。

    乌奇听后,脸上露出了激动与复杂的神情。他似乎有很多话要说,但在太皓面前,他似乎又有些局促不安。他急忙开口,声音中带着几分急切与诚恳:“太皓大侠,那年在九峰山上,并非我等不愿抗倭,而是……”

    然而,他的话还没说完,就被太皓打断了。太皓微笑着摆了摆手,说道:“乌奇大侠,不必多言,都是过去的事了。”他的声音中充满了宽容与理解,仿佛在告诉乌奇,他已经放下了过去的恩怨与误会。

    伯鼓见状,心中不禁感慨万分。他知道太皓是一个心胸宽广、恩怨分明的武者,他的这番话不仅让乌奇感激涕零,也让在场的其他人对他更加敬佩与尊重。

    乌奇一脸关切地望向伯鼓,声音中带着几分焦急:“师父,听说徒儿离开的这些日子,你受了伤,是被屠毒墨打伤的?”

    伯鼓轻轻点头,脸上闪过一丝苦涩:“没错,屠毒墨又来找为师比武了。”他的声音虽然平静,但其中蕴含的无奈与伤痛却难以掩饰。

    乌奇紧握双拳,眼中闪过怒火:“听说这次他用了阴招,师父躲闪不及才受得伤。师父,你现在怎么样了?”他的语气中充满了对师父的担忧与敬爱。

    伯鼓挥了挥手,示意自己已无大碍:“为师已经没有什么大碍了。”然而,他的脸色仍然苍白,显然伤势并未完全痊愈。

    就在这时,伯鼓突然话锋一转,神情变得严肃起来:“乌奇,为师让你去找的那对母子,你可曾找到?”

    乌奇一愣,随即回答道:“回师父,经过我的寻访,发现他们在曲川城。”他的声音中透露出一丝迟疑,显然对于这对母子的身份感到困惑。

    伯鼓眼中闪过一丝期待:“消息准确吗?”

    乌奇点了点头,肯定道:“我也专门去了一趟,那位老妇年纪也已经将近七十岁了,她的儿子也有四十岁了,跟您说的一样。”

    伯鼓闻言,脸上露出了欣慰的笑容:“没错,就是他了。”他的声音中带着几分激动与期待。

    乌奇见状,心中更加好奇:“师父,他们到底是谁?”他忍不住问出了心中的疑惑。

    就在这时,太皓插嘴道:“伯鼓大侠,乌奇兄说的难道是您以前爱过的那个女子?”他的声音中带着几分猜测与惊讶。

    伯鼓闻言,眼中闪过一丝复杂的情绪。他沉默了片刻,似乎在回忆着那段尘封已久的往事。然后,他缓缓开口,声音中带着几分沧桑与感慨:“没错,就是她。”

    乌奇听后,心中震惊不已。他从未想过,师父心中竟然还藏着这样一段深情厚意的往事。而太皓则是眼中闪烁着理解与同情的光芒,仿佛已经猜到了这段往事背后的曲折与艰辛。

    乌奇站起身来,双手合十,脸上带着决然的表情:“师父,既然他们已经找到,要不要徒儿去把他们接到陶唐山来,与您团聚?”

    伯鼓微微一愣,眼中闪过一丝复杂的情绪。他沉默了片刻,似乎在思考着这个提议的可行性。然后,他缓缓开口,声音中带着几分关切与温柔:“他们现在过得如何?”

    乌奇回答道:“徒儿多方打听,发现他们现在过得很好。那个伯贤现在是一名拳师,在曲川城里教授一些孩子打拳。那个老妇……哦,徒儿是不是要叫她师娘?”他的话语中带着几分犹豫,显然对于称呼有些拿不定主意。

    伯鼓微微一笑,眼中闪过一丝柔情:“你叫她什么都行,她现在过得如何?”

    乌奇继续回答道:“她现在也挺好的,在家中养了很多蚕,生活得很充实。”

    伯鼓点了点头,似乎对于他们的生活状态感到满意。他继续问道:“伯贤有没有成亲?”

    乌奇回答道:“听他的邻居说,伯贤不仅已经成亲了,而且还有两个女儿,长女二十岁,次女也已经年方二八。”他的声音中带着几分羡慕与祝福。

    伯鼓闻言,脸上露出了欣慰的笑容:“好啊,好啊,他们能过得好,我就放心了。”他的声音中带着几分感慨与宽慰。

    乌奇见状,心中不禁感到一阵温暖。他知道师父一直都很挂念这对母子,现在听到他们过得幸福安康,师父也终于可以放下心中的担忧了。然而,他仍然忍不住继续问道:“那师父,我们是不是要把他们接来呢?让他们也感受一下陶唐山的温暖和师门的情谊。”

    伯鼓摇了摇头,眼中闪过一丝坚定与无奈:“不用了,就算我们去接,他们也不会来的。”

    太皓目光闪烁着好奇与探究,轻声问道:“伯鼓大侠,那个伯贤,莫非是您的儿子?”

    伯鼓微微一愣,随即点了点头,声音中带着几分苦涩与无奈:“没错,伯贤正是我那失散多年的儿子。”他的目光瞬间变得深邃而遥远,仿佛穿越了时空的障碍,回到了那个久远的过去。

    “他在陶唐山长到一岁时,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