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轩书屋 > 仙侠小说 > 噬天决 > 第四十章 最终试炼 出生成祸 第(1/2)分页

第四十章 最终试炼 出生成祸 第(1/2)分页

 推荐阅读:
    随着一声婴儿啼哭,武天在幻境中的世界出生了,一头发花白年近花甲的男子听到婴儿的啼哭也终于是放下了心。www.yywenxuan.com

    此人姓杨名榭,已经五十八岁,一生都在科举的路上,却是屡试屡败,也未娶妻生子,直到三年前才考中了进士,才娶了一房年近四十的媳妇。

    直到本年立春才得到朝廷的认命,在这偏远小城,做了这一方知县,而就在上任后努力良久的夫妻二人,才怀上这腹中胎儿。

    今日便是分娩之日,从午时生到了傍晚,因为孩子是脚先出来,在这世间便算是不祥之兆。

    听到两位稳婆窃窃私语到,脚从下克爹娘,的话语后老杨的心中也是咯噔一下,没了方寸。

    而在他县太爷的威严下,稳婆也是尽心尽力的接生中,直到太阳的光辉全部消失时,武天才顺利出生。

    就在武天刚出生,两位稳婆便将他包裹好立刻放到丫鬟春桃手中,夺门而出,对着杨榭说了一声,母子平安后,头也不回就离开了。

    因为,她二人在洗干净武天时才看到武天的额头上有一道血红色的胎记,俗话说,这头顶一片红,非凶即是恶,因为这一原因才使这二人连赏银都没来得及要便飞驰而去。

    而杨榭看到二人离去,再结合这婴儿的啼哭声知道已经分娩完成,也顾不得老骨头禁住禁不住,拔腿便冲到堂屋。

    进门的景象也是将他吓了一跳,妻子曹芸无力的倒在床榻上,血液浸湿半个床单,有气无力的说到“老爷,是儿子还是女儿啊”

    春桃看着手中婴儿也是愣在原地,不知该如何是好,听到夫人说话,便立刻将手中婴儿放到夫人床边,说到“夫人,是男孩”

    而杨榭也是迅速冲到床边,才看清儿子的面容,肉乎乎的小脸泛着一丝红润,头发稀稀拉拉,额头一道血红色的闪电形胎记显得诡异至极,看到这一切的杨榭一个不稳瘫坐在地上。

    他也知道,这传闻中一些大奸大恶之人,在死后会在地狱中受雷刑,而一些罪孽深重的人,在雷刑完毕后头部便会留下一些痕迹,这越是凶恶之辈,留下的印记便越深,有些即便在投胎后恶孽也无法散去,便会在下一世出现这红色胎记。

    想到这些杨榭眼泪便委屈的流了下来,嘴里喃喃的说到“老天爷,我杨榭一生光明磊落,从未作孽,你为何要这样惩罚于我啊”

    看到丈夫如此姿态,刚刚分娩的妇人也用尽全身力气坐了起来,抱起刚出生的孩子面色聚变,泪水模糊了双眼,她也想不通,自己也是一生清白,不曾做伤天害理之事,为何是这样结局。

    顿时一阵悲伤充斥着内心,将手中婴儿放在床上,对着杨榭说到“我嫁于老爷,本想为老爷留一血脉,可谁知却为杨家生下着不详之子,我欠杨家的下辈子就算当牛做马也会还与老爷的”

    妇人话音刚落,便将头狠狠的撞向了一侧的墙面,顿时血光四溅,倒在床榻。

    杨榭沉浸在痛苦之中,也没有发现妻子要自尽,而女子行动也是刹那之间,就在杨榭与春桃意识到时,曹芸立刻命丧当场。

    老来得子原本是天大的喜事,可这家人却是哀嚎一片。

    第二天清晨,知县杨榭家支起来灵棚,灵棚内黑色的棺椁格外凄凉,从里到外都是披麻戴孝的。

    五个家丁,与两个婢女,进进出出忙着一些出殡事宜,杨榭一人在书房一会儿大声怒骂,一会儿又是低声抽泣。

    只有耳房内穿出一声声稚嫩的笑声,原来,就在昨夜夫人曹芸撞墙自尽后,原本杨榭一气之下要将儿子摔死,婢女春桃却死死抱住杨榭哀求着留下少爷,说到“老爷,夫人已经走了,少爷是她留下的唯一血脉,您切莫做下这糊涂事啊”

    “万事都是自己为之,光是一个胎记便要剥夺他的生命,实在是太不公平了,在不济,他也是您的亲骨肉啊”

    春桃一番说辞声泪俱下,也让杨榭的杀意消散一空,是啊夫人已经离自己而去,这唯一的血肉,要是在被自己摔死那可真就后悔莫及了。

    随后杨榭将手中婴儿递给春桃,吩咐她去找奶娘并好好照顾后,头也不回的去到书房,一呆便是一夜。

    而春桃也是将小少爷抱到耳房,又让同为婢女的姐妹春梅连夜找回了一位奶娘,便一直在这耳房之中,照顾这仅仅出生一天便失去娘亲的小家伙。

    回想起自己卖身葬父时的紧迫,在想想夫人将父亲的身后事全部料理后,还将自己收留,便下定决心,一定要将这夫人唯一的血脉好好长大,并培养成才,人的一生是善是恶并不是一个胎记便可决定的,自己一定将此子培养成才,来报答夫人的恩情。

    随着窗外的下人呼唤,杨榭才缓缓推开书房门走了出来,看到一切早已准备就绪,再想想棺椁之中的妻子,老泪纵横,喃喃开口“既然一切就绪,那就祭奠出殡吧,夫人既已离开,就早日入土为安吧”

    说罢家丁中为首的一人便开始了祭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