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轩书屋 > 历史小说 > 被迫和马甲炒cp之后 > 第七章 花野朔月 第(1/2)分页

第七章 花野朔月 第(1/2)分页

 推荐阅读:
    行驶的车辆里,文件翻动的声音格外清晰。www.banweishuwu.com后座的两人都神色冷凝的翻看着手中的“恐怖小说”。

    看着对这个新兴的邪/教团体的介绍,高梨五月不自觉的紧了紧指节。

    这个名叫dp(double pain双重痛苦)的小组织,从东京流窜到横滨后,短短一个月的时间竟然就有接近一千人加入。

    如果它只是有拉拉选票的活动的话,自然没有问题,可这个邪恶的组织竟然宣传人生来应该感受痛苦,双重痛苦即是身体上和心灵上的痛苦。

    而他们伟大的神明则会在信徒献上他们的痛苦之后降临,实现信徒们的愿望。

    『天底下的□□是不是都一套说法啊?』

    【应该是?毕竟实现愿望这一套世界通用嘛。】

    高梨五月都不用转头,就能感觉到一旁中原中也心中的怒火。

    痛苦?好说啊!自己不舍得让自己痛苦,那就让别人痛苦啊!这还不好办吗?

    其实如果不仔细调查的话,也基本不会被查出来。大多数的受害者都是信徒们的亲近的人,最多的就是家庭暴力的形式。

    如果不是他们入了□□的眼,估计还能继续疯狂发展。

    可怕的是,他们好像有什么具体的洗脑流程和惩罚措施,将近一千人及其关联者竟然没有一个报警。

    而港口黑手党为了得到情报,抓住了五个杀了人的邪/教成员,结果尾崎红叶的审讯队伍竟然没问出有用的情报。

    这就让人不得不思考,究竟是什么样的组织才能让这些人宁愿忍受刑讯也不肯背叛,又或者他们有控制他人的能力者。

    调查到最后港口黑手党才通过缴获的信件里查到了一个重量级消息,今天晚上九点整他们所有人将在中华街附近的那栋废弃大楼三层举行祭祀,召唤神明。

    高梨五月用手指点了点那行文字,侧头轻声道:“祭祀要有祭品吧?我可不觉得他们会用自己当祭品。”

    中原中也愣住了,他马上意识到了什么,就掏出手机想要打电话给属下,想要调查近期有没有失踪事件发生。

    高梨五月抬手就制止了他,说道:“查也查不到什么的,那么多人,随便出几个家属就够了。与其现在浪费时间,不如晚上埋伏好,把他们一网打尽。”

    【哇,好强势啊!都不让人说话。】

    『入职考试当然要强势,要展现出你的强大才行嘛。这次任务本身就是在考察五月的能力。如果不能让那位黑心首领满意,你猜他会不会更想要一个只会制造兵器的工具呢?』

    这边中原中也想到了首领私下的叮嘱。

    俯视着横滨的黑夜领导者面带笑意,回首对中原中也说:“我希望这一次行动全权由五月君负责,让我们见识一下她的本领吧!”

    于是,中原中也点了点头,随即问道:“只有我们两个人去吗?需要带几个部下吗?”

    高梨五月摩挲着手指说:“安排人等在楼下吧。这个组织我们不得不考虑他们有催眠或洗脑的能力者,带了部下上去反而要畏手畏脚。”

    这边两人商议作战计划的时候,侦探社的三人已经到达了红枫街0416号房,今天的受害者大野智的家中。

    “我们是武装侦探社的社员。”,国木田独步向屋中等待的警员出示了他的证件。

    “您好!我是上杉本,负责辅助几位的调查,有什么吩咐尽管说!”,这位上杉警官十分热情,毕竟横滨警局里谁没听说过武装侦探社呢?乱步先生的大名可以说是无人不知无人不晓!

    “请问我们可以自己探查一下吗?”,国木田独步询问到。

    “当然,当然!”,上杉警官同意后就去门外等着了,屋里只剩下他们三人。

    花野朔月先是大致环看了一下,发现屋中破破烂烂,一看就是被人破坏过。

    而据报告显示,屋中破坏的家具上基本只有大野智和他七岁的儿子大野秀英的指纹。考虑到七岁的孩子不会有强大的破坏力,初步断定进行暴力损坏的是受害者大野智本人。

    而另外两位受害者的家中也是如此。

    花野朔月在翻看文件的时候就发现了三位受害人的一个共同特点,那就是家庭和孩子。

    三人都有一个年幼的孩子,离异,甚至三人的社会调查显示他们都进行过家庭暴力,或□□上或精神上。

    『这三个人都是邪/教成员吗?』

    【我查了一下,除了昨晚死亡的松本润不是之外,另外两人都曾出现在邪/教的集会。】

    “花野小姐在想什么呢?”,太宰治在房间里随便瞄了两眼就不感兴趣了,转而来找花野朔月的破绽。

    “我在想,他为什么会自杀?而且看房间的情况,他是存在一段时间无法忍受的痛苦焦躁的。”,花野朔月直视着太宰治的眼睛,“乱步先生又说了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