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轩书屋 > 言情小说 > 我是龙傲天他惨死的爹[穿书] > 第 749 章 论道 第(1/1)分页

第 749 章 论道 第(1/1)分页

 推荐阅读:
    幽云道祖的意思很明白,随便秋意泊怎么薅幽云道界,只要不动那座有人的岛,其他都无所谓。www.suyan.me秋意泊这种从小就能听出别人话中之话的人这还跟她客气什么?免费的实验室清洁工,不问幽云道祖收点劳务费算他今个儿做慈善!

    就算是这样给人白打工,秋意泊还是觉得开心得要飞起来了。第一座岛上全是好吃的肉,等第二座岛那就是水灵灵的小野菜(灵草),鲜嫩清脆,完美解腻,秋意泊敢说这辈子都没这么奢侈过——用无涯仙芝炒菜那也是极其偶尔才吃一回,一次吃一朵,还是选品相不好看上去就熬不过明天的那种,哪有一睁眼满坑满谷的灵草割两麻袋炒菜之后还多得叫人看得眼晕的时候?

    秋意泊甚至在这座岛上找到了锁光阴……他以为这样堪称肉死人活白骨的玩意儿搁飞花秘境里一长几百根算是很夸张的了,结果也就……几十万根吧。

    等秋意泊全挖出来后,他坐在由一百根一捆的锁光阴整整齐齐堆成的小山面前点了根烟,回忆起了曾经。

    干,造化都是老怪物,不好比不好比。

    要不他今个儿凉拌一盘锁光阴?再用留影石拍个视频记录一下,万一他真能有老了的那一日,就晒着太阳笑呵呵地掏出留影石,和徒子徒孙说:你们祖师爷我啊,年轻时候可放肆了,锁光阴这等绝品灵药你祖师爷我拿来凉拌下酒吃!

    每一座岛都像是一个充满了未知惊喜的全新的世界,秋意泊锄大地锄得乐此不彼,等他锄到第七十三座岛屿的时候便停了手。他目光有些奇异,看向了一群在天空中飞舞的水母。

    这座岛屿的天空呈现出一种梦幻的蓝紫色,无数水珠悬浮于天际,天空仿佛也有生命,偶尔会出现极其绚丽的波纹。水母们在其中悠游,又自成一派规律,不止在做什么。

    秋意泊看了好一会儿,确定自己没有吃什么致幻的东西,一只只有巴掌大的水母飞到了他的面前,秋意泊下意识的伸出一手,那水母便落在了他指尖上,不知何时起,整座岛屿的水母都仿佛被按下了暂停键,带着一种令人毛骨悚然的诡异注视着秋意泊。

    指尖上传来了毛茸茸的触感,秋意泊垂眸望去,便见水母长满了微不可见的绒毛的腕足在他指腹上轻轻滑动了过去,那绒毛看似柔软,实则是水母的毒刺,寻常人若叫这么碰一下,至少有几十跟毒针要刺入体内。

    秋意泊的感知在提醒他,这座岛上有数以百万计的大乘妖兽,包括停留在他指尖的这一只,也是大乘期。他放目望去,只见天空蠕动了起来,蓝紫色的天空骤然紧缩,地面也出现了宛若气泡一般的形状,清透的水源自地下冒出,而漂浮在空中的水母逐渐组成了一条条美丽的绸带,沿着秋意泊一圈又一圈的旋转着,仿佛要将秋意泊困死其中。www.yurou.me

    不过是几个呼吸之间,蓝紫色的天空紧缩成了一座小小的牢房,水充斥着整座牢房——它似乎还想继续收缩,却被秋意泊的禁制挡在了直径两米的大小。

    秋意泊当然是故意的,他没有反抗是因为……他听到了这头水母的声音,亦或者是它引动了天地法则,就如同此前看见的那个大巫一般,让秋意泊听见了它的声音。宛若有万千个声音同时问出了这一句话,它们在秋意泊的脑海中交融成一体,变得极为清晰:你是谁?

    秋意泊眉间带着一点笑意,这样危险的囚笼对他而言不亚于一道难得一见的风景,同样拨动天地之弦,告诉它:我是一个过路人。

    水母停顿了一瞬,连那些美丽的腕足都放缓了旋转的速度,它们缓缓松了开来,蓝紫色的天空也再度扩张出去,水自其中陡然洒下,它说:那你离开吧。

    秋意泊挥了挥衣袖,带着隐隐流光的衣料不染分毫——那就不能说是水,说是毒液还差不多。正常大乘真君让这个大水母一圈也该被毒死了。

    它是因为毒不死他,毒刺也无法刺破他的身体,所以才跟他交流的。

    ……真是稀奇的东西。

    秋意泊的神识触动了幽云道祖,他问道:【这头水母已经生出了神智,它方才还与我交流了,前辈不将它好生养起来吗?】

    【唔……】幽云道祖沉默了许久才回复他:【……凉拌?我不爱吃凉拌水母。】

    秋意泊不禁一哂,幽云道祖喜欢人类,自然也喜欢人类创造出来的东西,秋意泊在人家岛上玩满级大佬屠杀新手村,也不忘记给幽云道祖分享一二,能问出这话来,说明幽云道祖是被带坏了。

    秋意泊:【直接杀了不会太可惜了吗?前辈若未曾教导过它,它能生出神智……假以时日,又能成就一位造化也说不定?】

    幽云道祖:【你怎知它未经人指点?它能与人交流,分明是上回吃了那几个人的缘故。】

    秋意泊在心中缓缓打了个问号,这才明白其中由来。这水母也是幽云道祖意外养出来的,仗着天赋奇异,一身化万千,又身带剧毒,吃了好几个来幽云道界游历的真君,这才从他们的记忆中读取了道法,开始修炼。

    幽云道祖的声音带着笑意:【所以我才最喜欢你们。】

    【万千道界,天生地养神兽不知凡几,它们成就大道,不过是天地本该有,故而便有了……唯有你们人修,却是自行领悟、衍化大道。】

    秋意泊轻慢地说:【这般说来,岂不是天下万物皆顺天而行,唯有我等逆天而行?】

    【这般说,也无妨。】

    秋意泊想了想,笑道:【可我也是顺天而行。】

    【顺天而行你早该死了。】幽云道祖也笑:【千岁有余,够你活二十个轮回了。】

    【天地当真有轮回一说么?】秋意泊心中一动,问道。

    幽云道祖不假思索地说:【自然有,人集天地而养,死后又回归天地……怎么不算是轮回呢?】

    秋意泊闻言就明白了,轮回确实是有的,但却是大轮回,而非小轮回……也是,要不然修真界那些人死转世的怎么都要亲朋好友出手相助呢?没有后手,人死了就真的死了,魂魄于天地,哪日又不知道与谁的魂魄融合在一处,成就一个新的人。

    秋意泊神色越发舒缓起来,笑问:【前辈,成为道祖,当真可以活死人肉白骨吗?】

    【活死人,肉白骨……】幽云道祖的笑意越发浓厚:【你现在难道不行吗?】

    秋意泊微微一笑,并不说话。

    让死人变成行尸走肉,让白骨生出血肉,自然不难,莫说现在,他就是只有筑基期都能做成功。只要魂魄神识不灭,于修士而言就不算是死,转世投胎也好,重修肉身也好,那都不算是死,魂魄神识肉身依附于一具身体上,又能活蹦乱跳了……在修真界,这叫重伤初愈。

    秋意泊问的却是魂灵俱灭后可还有复生之术。

    幽云道祖又道:【听你这般说,可是有留有遗憾?……也是无妨,待你成就造化,重返时间便是……只是结局不可改变,回去了又如何呢?只为了多看一眼吗?】

    秋意泊想了想,居然还有些心满意足:【多看一眼,多说两句话也很好。】

    他难得有些谈兴:【我曾经有一位族叔,待我极好,前辈不是赞我容貌无双?我那位族叔亦是不下于我的好风姿,我那时修行不过二十年,筑基期还是金丹期?回了凡间看望他,在他那儿渡了劫。后来我劫数还没过,他就寿终正寝了,那会儿我劫数深种,也未曾与他好好说过话,现在想想,也颇为想念。】

    秋意泊的眼睛眯了眯:【等我成就造化,我就回去看看他也好,总有未尽之语,那一日他走时还说好了一道吃肘子,结果我肘子买回家,他却已经走了……我辛辛苦苦带回来的,他好歹吃上一口呢?】

    【我还有一位族兄,踏入道门时不在一个宗门,我一意逍遥自在,未曾关注于他,后来他走上了歧路,当时我只厌恶他,现在却又有时候想去见见他,问问他为何要这般做。】

    【痴儿。】幽云道祖的声音极为温和,【我却很喜欢你这般的痴儿。】

    【前辈呢?】秋意泊道:【前辈一出生便是造化么?】

    【我乃是幽云道界所化,这般说,也不算是错。】幽云道祖悠悠地说完,才道:【你说了这么多,便是想问我这一句,可是?】

    【人皆有好奇之心。】秋意泊轻笑着说:【死在这上面的也不在少数……前辈要杀我吗?】

    【为何要杀你?】幽云道祖道:【这不是什么秘密。】

    【你方合道不久,便有造化之相……想必不会太远了。】幽云道祖道:【待你成就造化,你方知道天地何其辽阔,你我不过其中一蝼蚁罢了。】

    秋意泊颔首道:【怎么能说是蝼蚁呢?便是道界,恐怕也只是一只蝼蚁罢了,我等生活于蝼蚁之中,又是何物呢?】

    【许是微尘?】幽云道祖道。

    秋意泊想也不想就说:【可我不愿意作微尘……我行走世间,修行至此,难道只为了作一微尘吗?天地何其辽阔,我亦何其辽阔,天地何其宏伟,我亦何其宏伟,他人如何认为我的,我不在乎,我只管我自己……如此,也不算是白来这一遭。】

    秋意泊体内的望舒灵脉陡然一动。

    幽云道祖过了许久才叹息道:【这般说的,我见过两千三百二十一人。】

    秋意泊迎着蓝紫色的天空笑问道:【如何?都死绝了?】

    【不,还有一人活着。】

    【他如何?】

    【他也快死了。】

    秋意泊扬眉:【我?】

    【……大概。】幽云道祖微笑道:【你该走了。】

    【为何?】

    【你身怀异宝,已有人要来追杀你了。】幽云道祖温和地说:【我都心动了。】

    秋意泊:【……】

    秋意泊:【青山不改,绿水长流,前辈,告辞!】最近转码严重,让我们更有动力,更新更快,麻烦你动动小手退出阅读模式。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