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轩书屋 > 恐怖小说 > 师傅说我天生吃阴饭 > 385:毁了她的金蚕蛊 第(1/3)分页

385:毁了她的金蚕蛊 第(1/3)分页

 推荐阅读:
    马局踩了刹车,跟着松了一口气。

    到东南水湾附近的停车位后,褚怀御的电话准时准点的过来了。

    按下了接听键,手机那头传来了褚怀御很轻又有点虚浮的说话声:“办卡了,报我名字直接进来,进来后上三层708房间,我在这里,隔壁就是那个蛊术师,小心一点。”

    我刚嗯了一声,褚怀御的电话就先挂断了。

    我将手机放下来,看着被挂断的通话页,似曾相识的感觉涌了出来。

    上次在东南水湾,是师傅给我的消息,说鲁冲就在隔壁房间,当时他也是很仓促就挂断了我的电话。

    这才过了没几个月,主人公已经演变成了褚怀御,可场景却都格外的相似。

    马局带着墨镜,换了个低调的外套跟在我身后。

    我也将口罩带了起来。

    见差不多了,我和马局并肩往东南水湾的大门口去。

    门口的保安和酒侍看到我们,大老远就跑过来打招呼。

    “您好,两位尊敬的顾客,请问有预约吗?”

    我低眉,声音压的很低:“褚怀御先生。”

    酒侍眼睛一下子就睁开了,马上笑道:“褚先生已经在里面等候两位等了许久了,两位请跟我来。”

    那酒侍做了个请的姿势。

    我半低头看了一眼马局,这才先抬脚往里面走。

    等我进到东南水湾里面的时候,整个水湾里面的风水格局已经大不如以前了。

    我手按住口罩的鼻梁位置,微微抬头环顾了一周。

    看来千仓后来过来的时候的确是花了心思又改动了一下风水格局。

    虽然说改动后比不上之前的财气满堂,可东南水湾仍然还能赚点偏财。

    唐茂德也算不上吃了什么大亏。

    我往里走了走,半回头去看东南水湾的正大门位置。

    此前那里是有两座貔貅敛财,现如今已经撤掉了。

    因为貔貅只吃不吐,开了光放过来,那是敛财。可一旦用黑布蒙住貔貅的眼,再往貔貅眼睛上一打,貔貅眼睛一闭,嘴巴也会闭起来,眼和嘴巴一闭,这貔貅敛财局自然也就破了。

    貔貅一破,财气就散了,如果不及时撤掉,这钱财就会从大门口溜走。

    当初我将貔貅吞钱破掉后,这个貔貅其实就已经没办法再继续使用了。

    就算是想再请也压不住大门口这个位置了。

    我放正了目光,看向了东南水湾正中间的风水池。

    这风水池变成散财倒流后很明显被人出手补救过。只是这再怎么补救都没办法彻底改回以前的风水格局了。

    因为风水气场会变的不一样,很多东西也会受到之前风水气场的影响。

    所以真正厉害高级的风水师,很少会出现风水局在一个地方重复布的情况。

    而现在东南水湾的这个风水池改完后,也只能说是一个普通的敛财风水,算不上什么特别厉害的风水局。说句不好听的,连顺财都没有。

    至于扶梯上的抽水上堂,门口没了貔貅敛财,就算是往上走财气也走不了多少了。

    我扭头看向了东南的舞池方位,跳舞喝酒应酬的人明显变少了许多,唐茂德因为这个风水局应该是没少流逝顾客。

    那酒侍见我到处看,朝我鞠了一躬提醒道:“小姐,我们马上到了。”

    我收回了打量的目光,点头,跟在他身后往三楼去。

    前脚刚踏进三楼,后脚楼道的尽头处就传来了吵架声。

    “什么意思?我不管!我不要钱,我就要人!”

    “姐,你冷静一点,我们回去好好聊聊行不行?”

    “好好聊聊?不行!我不回去,她之前答应我了,只要我给钱,就帮我,可现在忽然改口,说自己帮不了,什么意思?耍我玩呢?”

    酒侍就站在我的面前,听到有人吵架,脸色一变,对着我摆手:“先生,小姐,麻烦两位稍等一下,我去看看前面什么情况。”

    说完,都没等我和马局回答,这酒侍就朝着吵架的方向跑远了。

    马局也从一边走过来,疑惑道:“小土,你有没有觉得声音有点耳熟啊?”

    我倾斜着脖子,想了一下,才笑着对他道:“你安排直播的人呢?这守了好几天还没守到吗?”

    马局本来还挺疑惑,听到我这么一句话,瞬间就反应过来了:“卧槽,不会这么巧吧?是张祥文和张娟?”

    我没说话,选择了默认。

    马局看了我一眼,下意识的掏出了手机:“我打个电话,问下他们守株待兔的人在干嘛!”

    我及时伸出压住了他的手:“张荣平不在,但是听张娟的意思是,包间里还有一个人,我们先听一下。”我往前面的拐口走了两步,半探着脑袋往走到的尽头看过去。

    马局也